笔趣阁 > 拜师九叔 > 第九百六十五章:商定

第九百六十五章:商定

  解决完田彪的事情,林天齐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随着修为的越来越高,经历的越来越多,眼界的越来越开阔,一颗心也早已越来越强大。

  继续和许父下棋,棋盘面上的局势对于许父而言已经非常不利,甚至林天齐如果想要快速解决的话,完全有把握在接下来五步之内就直接终结这场对弈,不过毕竟是自己老丈人,还是要照顾点,所以林天齐放了些水,假装犯了一些失误,又下了二十多步,一副最后勉强取胜的样子。

  许父失败之后轮到许东升上场,几个人是进行轮换制,谁输谁下场,许东升上来后,直接体验了一波快班车,仅仅还不到十分钟,就被林天齐给将军死了,而且还是被剃了一个光头将军,许东升郁闷下场,秋生又轮换上来,结果比许东升好不到哪里去,也是光头将军的快班车套餐。

  看到这一幕许父顿时心里眉开眼笑,原本输掉的那点遗憾和郁闷瞬间就烟消云散了,甚至还有一种高兴和自豪,有了对比就有了欢乐啊!

  心里美滋滋的想着自己棋艺还是很厉害的,虽然也输给了女婿,但是最起码还打了个有来有回撑了那么久,哪像这两个小子这么惨,事实证明,不是自己棋艺太菜,而是女婿太强了啊,所以自己输掉也情有可原,输给高手嘛,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更何况自己还撑了那么久。

  许父又喜滋滋的上场了,又是经过一番有来有回的博弈之后遗憾落败,再然后,许东升和秋生又上场,结果师兄弟两人又是快班套餐。

  师兄弟两人顿时就郁闷了,心想平时的时候和许父下的时候也没见许父多厉害啊,甚至比自己还要菜一点,怎么到了这里和大师兄下棋就显得有来有回,而自己两个面对大师兄就这么菜,这不正常啊,难道是因为身份的关系,有岳父BUFF加成不成,师兄弟两人感觉这下棋定有猫腻。

  林天齐感觉到师兄弟两人的郁闷,则是心头笑而不语,脸上始终保持着一抹微笑,专心的继续下着棋,其实原本的林天齐棋艺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菜的真实,上一世就有着‘同龄之最’的美誉,意思就是他的棋艺是同龄最菜的,虽然有夸张的成份,但是原本他的棋艺确实有点菜。

  不过这一世穿越过来随着修行修为的提升,灵魂的增强之后,林天齐发现自己的棋艺也是水涨船高,下棋时的思路清晰无比,甚至基本和人对棋,只要别人落子的一瞬间,对于别人的想法和下一步的可能他都能轻易的一眼看出来,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大脑成了一台精准电脑一般。

  林天齐知道,这应该是修行导致的灵魂增强,同时也带来的脑域开发所造成的结果,如果这个时候给自己做个智商测试的话,林天齐感觉自己的智商肯定能分分钟的爆表,绝对是有史以来之上最高的人,之所以一直没有体现出来,主要是他自身的实力太强,实力的光环太强,所以导致了自己的智商被实力光环所掩盖。

  四人下棋下了一个中午,许父、秋生和许东升三人也输了一中午,当然,输也是分档次的,许父虽然输但是看起来至少表面上和林天齐有来有回,所以虽然输了一中午但是许父心情一点都不郁闷,反而很愉快,但是秋生和许东升师兄弟两人可就郁闷了,因为两人没有一把不是快班。

  期间许母、许洁、田蓉等人也过来看过几次,饶有兴趣的看着四人下棋。

  又过了两天,进行了近三天的丧事,田母终于下葬,下葬的地点就选在村子正对门田家的一块地里,整个丧事也算是彻底结束。

  随后,林天齐一行人当即也没有再在田家村多待,当天下午就离开了田家。

  回到镇子,秋生第一个便拉着文才去询问了田彪的事情,心里对于此事心里依旧还是感到有些难以置信,在从文才口中亲口得知整个事情始末后,才彻底确信下来,不过心中的震动却是更加惊骇,文才的心情和也秋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心里却也对林天齐这个大师兄更加敬畏起来。

  而在林天齐一行人回到家不久,很快得到消息的镇长李钰和地主老爷黄百万等不少沣水镇的人也赶了过来,都是表达了一番感谢之意。

  又前前后后花了近一个小时,才应付往这些人,时间也到了日落时分,下午五点左右。

  “天齐你们师兄弟四个去买菜吧,准备做晚饭。”

  看了看天色正在和许父坐在院子中喝着凉茶的九叔抬头看了看天色对师兄弟四人道。

  “好,师父、爹娘还有小蓉、小洁你们想吃什么?”

  林天齐闻言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向几人问道。

  “什么都行。”

  许母笑着道,今晚两家都一起在这边吃饭,难得林天齐和许洁回来,家里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一行人心里都比较高兴,田蓉也慢慢从田母的过世中走了出来,脸上的憔悴和精神都好了不少,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而且田母也是善终,没什么可太伤心的。

  九叔、许父几人也是纷纷开口表示随便都可以。

  “我想吃鱼。”

  最后,倒是许阳从田蓉屁股后面探出小脑袋裂开嘴露出口中小虎牙道。

  “好,那我给你买条最大的鱼回来。”

  林天齐当即笑着道,屋子里的一众大人闻言也都是不由会心一笑。

  随后许母、许洁和田蓉三人进了厨房,开始生火洗锅煮饭,林天齐一行师兄弟四人也是走出院门去了街上,看到林天齐来买菜,一众街上的摊贩老板也都是一个个的脸上笑出了花,热情的不得了,这可是大客户,得至尊VIP对待!

  在整个街上转悠了一圈,师兄弟四人大鱼大肉的买了四五十斤,也幸好家里炒菜的锅都是灶锅,否则普通人家的炒菜锅都不够用。

  回到家又是一阵厨房忙碌,好在人多,分工合作,虽然菜多,但是时间却没有耽搁太多。

  一个多小时后,六点多近七点时分,饭菜弄好,满满两大桌子摆在院子中,一行人也是围在一起,就像是过年吃团圆饭一样。

  九叔更是不知从哪里找出来了一瓶成年老酒,几个大男人直接喝了起来,许母、许洁和田蓉三个则是喝着事先就准备好的饮料,饮料在这念头对于普通人而言是奢侈品,而且一般还不好买,都是林天齐和许洁从新加坡带回来的。

  很快,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整个桌子上的气氛也是彻底热闹了起来。

  趁着吃饭的空档,林天齐又将移居新嘉坡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主要是说给许父许母和田蓉听,因为其他人都知道,之前在田家村的时候,因为考虑到田母的丧事,所以林天齐也好、九叔也罢,亦或者许洁和许东升,都没有说。

  “房子、工作这些都不用担心,新嘉坡那边我都已经安排好,而且现在那边的条件比国内好很多,小蓉家里那边,你看找个时间和伯父、秋姐、阿虎他们说说,都一起过去吧,现在国内战事越来越吃紧,打到这边是迟早的是,去了新嘉坡那边,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吃住安稳这些都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到了那边之后,大家也都可以安排到一个地方,也能彼此熟悉一个照应。”

  林天齐看向田蓉道,这次去田家,对于田蓉的娘家他感觉都还不错,无论是田蓉的父亲还是姐姐田秋亦或者弟弟田虎以及田虎的妻子儿女都是那种比较忠实本分的人,所以这次去新嘉坡的话,林天齐也打算帮一把。

  听林天齐这么一说,许父许母和田蓉三人也不是什么迂腐顽固之人,当即也都是同意下来。

  “那我明天就再回去一躺。”

  田蓉道。

  “我和你一起去吧。”

  许东升跟着开口道。

  田蓉也点了点头。

  “家里的田地这些能变卖就都变卖吧,到了那边,想工作也好,自己开店做生意也好,都不用担心。”

  林天齐又道,几人也都是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林天齐在外面具体情况,但是林天齐没有主动说的情况下,一行人也从来不多问。

  当即,事情也就这般说定下来。

  “师父,师门这边,也一起搬过去吧,联系一下各位师叔师伯,和师祖他老人家说一下。”

  晚上,许父许母等人离开口,只剩下林天齐和九叔师徒两人单独坐在院子里,林天齐又开口道。

  九叔闻言也是有些意动,不过却没有马上拍板下来,想了想道。

  “此事还需要和你师祖商量一下,过两天你和我亲自去茅山一趟吧,正好也让你见见你师祖,顺道也去你四目师叔那里坐坐,提前也和他把这事说说,看看他的想法。”

  “嗯。”

  林天齐也是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