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拜师九叔 > 第二十三章:人心

第二十三章:人心

  王秀琴失踪王家村的人都知道,但是一直以来王有德一家都是对外宣称王秀琴在景城失踪了,深不见人,死不见尸,王家的人也曾去景城苦苦寻了半月,还报了官,但是一直找不到人,最后才不了了之。

  村子里的人也都没有多想过,只是猜测王秀琴因为长得漂亮被歹徒盯上,被弓干杀了什么的,毕竟现在这个动乱的世道,这种事情的发生太常见了,根本就不曾想过会是王有德一家子自己把女儿给卖到了红袖楼。

  此刻这个消息从赵有德口中说出来,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没有人怀疑赵有德会说假话,因为王有德一家子的脸色变化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瞬间,堂屋方向看着王有德、田桂花、王成才一家子的所有人目光都变了、厌恶、唾弃、鄙夷、恶心。不可置信,虽然这个时代重男轻女,但是为了给自己儿子筹备婚礼钱亲手将自己女儿买进妓院,真的没有人性。

  王有德、田桂花、王成才一家子三人也是瞬间脸色苍白如纸,如霜考妣,面无血色,他们知道,自己一家完了,就算今晚安全渡过,今晚之后,她们将自己女儿卖近妓院的事也必然传开,遭人唾弃,他们的名誉、名声,一切都没了。

  角落处,许东升也愣住了,王秀琴更是如遭雷击,整个人都直接待在了原地,唯有林天齐的神色依旧保持着平静,只是深深的看了王有德、田桂花、王成才一家三口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深深的厌恶,但并没有太大反应。

  因为在先前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猜测,一开始来到王家时,知道今天是王成才结婚,他还没有多想,只是以为王家重男轻女,王秀琴在王家的父母眼中并不重要,但是当赵有德出现之时,他就已经明锐的感觉到了不对。

  人心,很多时候真的是可怕的东西。

  “嘿嘿,现在你们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了吧。”安静的气氛被打破,门口的赵有德咧嘴一笑,扫视一眼在场所有人的样子,很满意这样的情况:“说起来,我赵有德虽然是混蛋恶霸,但是比起王有德这一家子,还是不得不自愧不如啊。”

  “卖女儿进妓院给儿子筹备婚礼钱,啧啧,我是该为你们对自己儿子的爱而感动呢,还是该为你们女儿感到悲哀呢..哈哈!”

  赵有德放肆的大笑嘲讽道,看着面如白纸般的王有德一家子,眼中闪过一丝快意之色,其实他刚刚的话也并非全部真实,最起码在王秀琴的事情上,他就没有说实话,王秀琴并非跑了,而是被因为不肯就范被他折磨死了。

  但这也是赵有德今日来此的原因,王秀琴死了,但是却让他很不爽,王秀琴不仅生前违逆不服从他,而且这一死,那么指望王秀琴帮他接客赚钱的计划自然也就落空儿,反而还要亏掉之前买王秀琴时花的一百大洋。

  赵有德这种恶霸向来都是不讲理不肯吃亏的人,所以王秀琴死后,他非但没有就此作罢的意思,反而让人打探到王有德一家的住址,并得知王成才结婚的日期后,故意挑在了今日过来。

  不仅要将他原先买王秀琴的一百大洋给套回来,还要折磨一下王秀琴的父母,发泄一下因为王秀琴而让自己心头苍生的怨气,此刻看到王有德一家子的样子,赵有德只觉心头大畅。

  心想:王秀琴你死了又怎样,敢违逆本大爷,以为死了就可以结束了,你死了本大爷就找你父母家人。

  “好了,该说的也说完了,那么接下来,回归正题。”赵有德一步跨出,将头低下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王有德:“现在,还钱,你女儿跑了,那一百大洋,识相的就给赵爷我还回来,此事就此作罢,不然,就别怪赵爷我不客气了。”

  “我...我没钱了啊....”

  王有德嘴唇哆哆嗦嗦,脸色苍白的看着赵有德道,眼中全是惊恐失措之色,此刻他心中的防线已经彻底击溃了,早已不知所措,剩下的,只有惊惶无措,今日赵有德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的一切。

  “没钱。”赵有德脸色当即一冷,目光含煞,吓得王有德当即全身一哆嗦,以为赵有德又要打他,不过等了一会儿发现赵有德也没有动手,抬起头却见赵有德的目光突然向着堂屋方向王成才身边的新娘子看去:“赵老板,不要。”

  王有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当即一把抓住赵有德的裤脚,哀求道。

  “给老子滚开。”赵有德一脚提在王有德脸上,将王有德一脚踢开,目光看着王成才身边的新娘子,眼中闪过一丝炙热之色:“既然没有钱,那就用人来抵,你女儿跑了,那就用你儿媳妇做抵押。”

  狞笑一声,赵有德直接大步向着堂屋方向的新娘子走去,堂屋中的王成才和田桂花也是脸色大变,新娘子更是一瞬间脸色煞白一片,眼中全是惊恐之色。

  新娘子长得很标志,精致的鹅蛋脸,皮肤白皙,柳眉、大眼、朱唇,身材亦是十分丰满,浑圆翘挺的臀部,丰腴硕大的胸脯,散发出一种乡村少妇最原始的风情,只看得赵有德心中欲火沸腾。

  “好个骚娘们儿,真是看得赵爷我都有些受不了了。”

  赵有德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言辞粗鲁,右手更是粗鄙的隔着裤子抓住自己的裤裆里的东西揉掏了起来。

  “不要,不要!”

  新娘子直接被赵有德吓得面无血色,身体不断的往右面倒退。

  “赵老板,不要啊,求求你了,小的我给你磕头了。”

  王有德从后面跑上来,一把抱住赵有德的右脚哀求道。

  “滚!”赵有德一脚踢在王有德的脸上,直接将王有德踢得嘴里吐血滚到一旁:“不管你们的事,识相的都给老子滚开。”

  一脚踢开王有德,赵有德走到堂屋前,又看着一众宾客,直接吼道。

  瞬间,聚集在堂屋的这些宾客都是如见恶鬼一般,四散逃开,只剩下田桂花、王成才、以及新娘子三人。

  “你们两个,也给老子让开。”

  赵有德又指着田桂花和王成才呵道。

  “不要,不要,不要让他把我抓走。”

  新娘子紧紧抓住王成才手臂,身子半躲在王成才身后,对着王成才哀求道,她知道自己被赵有德抓走绝对不会有好下场,这个时候只能指望自己这个刚刚嫁的丈夫。

  不过王成才明显是个草包,在赵有德凶恶的目光中,竟是直接解开新娘子抓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然后抬起头看着赵有德求饶道。

  “赵爷,求求你放过我们,要不这样,我让我媳妇伺候你一晚,将你伺候的舒舒服服,你就放过我们一家好不好。”

  新娘子眼睛一下子睁大,看着自己身边的王成才,脸色煞白一片,惊骇的说不出话来,似乎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丈夫居然会说出这种话,让自己去伺候别的男人。

  赵有德闻言也是眉头一挑,看着王成才,显然也是没有料到王成才居然会说出这种话,不过接着就是狞笑一声。

  “一晚,你打花叫花子呢,你姐跑了,既然你们没钱还债,那就用你媳妇来抵债吧。”

  说完,赵有德一步跨出,逼近三人,直接无视了王成才和田桂花,伸手就向着新娘子抓去。

  “啧啧,好个骚娘们,今晚让赵爷我好好爽一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