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兵王之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执着的樊羽

第一百一十七章 执着的樊羽

  实在甩不掉花魁,杨奇也只好让她跟随了,到了快捷酒店,杨奇直接回到了房间,花魁也紧跟着进入。

  杨奇一怔,而后苦笑着说道:“你不是打算和我住在一个房间吧!”

  花魁点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了,主人拍下我,我就是主人的了,以后主人的衣食住行,都由我来负责,放心,我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一定让您满意!主人,我先为您更衣吧!”

  说着,就要来拖杨奇的衣服。

  “等一下!”杨奇赶忙挡住花魁的玉手,无奈的说道:“听好了,我不是你的主人,也我不用你服侍,更不需要你那什么,晚上我自己睡,你去另外开一个房间。”

  杨奇不是处男,更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也很喜欢美女,只是他对这种花魁这种奴隶思想的美女,实在下不去手,总觉得有点趁人之危的嫌疑。

  听到杨奇的话,花魁的美目再次湿润了,楚楚可怜的说道:“主人,您是嫌弃我了吗?又要赶我走?”

  “额!这跟嫌弃不嫌弃没有关系,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发展太快了,两个人在一起,要有感情基础,明白吗?”杨奇解释道。

  花魁茫然的摇了摇头,在她的思维意识里,只有服从命令这一个意识,首先要听从薛惊飞的命令,再接下来就是听从杨奇的命令。

  杨奇翻了翻白眼,无奈的想道,看来这美女被洗脑的太深了,一时半会改变不了,于是说道:“我拍下你,你要听从我的命令对吧!那好,我现在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不能叫我主人!”

  “不叫您主人,叫什么啊!”花魁天真的问道。

  “叫名字,要不叫奇哥,不行你随便起一个,总之不能叫主人!”杨奇没好气的说道。

  “我们是不能直接称呼主人的名字的,那我以后叫你奇哥吧!”花魁说道。

  看来这招挺好使!杨奇眼睛一亮,继续下命令,“第二,我不需要你服侍我,更不需要你用身体服侍我,最起码在你学会做一个正常人之前,我们是不能发生那种关系的,明白吗?”

  “正常人?我很正常啊!”花魁淡然的说道。

  “正常不正常是我说了算,你服从命令就好了,你要是违抗我的命令,那我就赶你回去!”杨奇也懒得解释了,直接下令。

  “不要!我听主……奇哥的。”花魁一听杨奇要赶她回去,吓得立刻应了下来。

  “恩!这才对嘛!行了,目前就这两个命令,你去在开一个房间吧!”杨奇说道。

  “好……”花魁应了一声,往后退了几步,杨奇以为花魁离开了,转身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漱,等洗漱出来之后,发现花魁还在门口站着。

  “你怎么还没走啊!是不是要抗命啊!”杨奇阴沉着脸说道。

  “不是……我没钱开房。”花魁小声的说道。

  “额!”杨奇闻言一怔,心里暗骂一声,这个薛惊飞也太他吗抠了,花魁给他挣了这么多钱,竟然一分都不给花魁留,就算是卖人,你也得稍微给点嫁妆吧!

  “哎!那你在这个房间住吧!我去隔壁在开一间,不许跟着我啊!要不赶你回去!”杨奇呵斥道,花魁闻言,刚要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站在原地,连连点头。

  杨奇这才走出房间,又去前台开了一间,房间就在花魁的隔壁,杨奇倒是不想挨着花魁住,只是怕花魁找不到自己,又出什么幺蛾子。

  打开房间,杨奇躺在床上,烦躁的挠了挠头,“这叫什么事啊!徐婉的事还没解决,现在又多了一个,都说女人是祸水,这回我是真的体会到了。”

  想到徐婉,薛惊飞提起的订婚那件事,又令杨奇沉思起来,徐家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不惜代价的凑成这次联姻呢?武者?但关键又是什么呢?

  思考了片刻,杨奇还是没有整理出头绪,毕竟他对徐家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

  看来有必要去见见徐婉,或许她会知道这其中的秘密!想到这,杨奇决定明天去见一下徐婉。

  折腾了一天,杨奇也有点累了,他退了外衣,闭上了眼睛,脑海里胡思乱想了一阵,而后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杨奇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他迷迷糊糊的接听了电话,听筒里传来了薛惊飞猥琐的声音。

  “杨先生早啊!昨天怎么样?是不是很**啊!我这的花魁,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极品啊!”

  听到薛惊飞的声音,杨奇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是!极品!我昨晚真的很**!”

  “哈哈!我就说吧!您一定会满意的!”薛惊飞大笑着说道,丝毫没有听出杨奇说的是反话。

  “我满意个屁!我告诉你啊!赶紧给我把她弄走!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洗的脑,怎么这么彻底啊!简直像机器一样!”杨奇忍不住的骂道。

  “额!杨先生,她没让您满意啊!您等着,我现在就把她召回来处理掉,给您换个好的过去!”薛惊飞急忙说道,他生怕得罪了杨奇。

  处理掉?还他吗换一个?你还真当他们是机器啊!看来花魁说的是真的,要是被赶回去,下场只有死,杨奇虽然不喜欢这机器般的女人,但也不能看她去死,于是说道:“算了,就留着吧!以后我自己调教!”

  “也行,要是她不让您满意,您在告诉我,我给您换!”薛惊飞说道。

  “行了,别废话了,你打电话来就是说这些的啊!”杨奇没好气的问道。

  “当然不是,宁州下午三点在天山庄园有一个地下拳赛,您有没有兴趣看看?”薛惊飞问道。

  “地下拳赛?有什么好看的,不去。”杨奇以为又是一些富二代寻找刺激的地方,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杨先生您先别忙着拒绝,听我说完,这地下拳赛可不是一般的拳赛,这些拳手实力都颇为强悍,甚至有的也懂得古武术,四大家族的武装力量很多都是从这拳赛中选拔出来的,您从中也许能判断出,四大家族的武装力量!还有,这地下拳坛的背后老板很神秘,我曾经调查过,却没有一点线索,组织怀疑,这天山庄园背后的势力,可能不是来自于华夏!”薛惊飞说道。

  “哦?”杨奇闻言,不禁来了兴趣,连洪门都调查不出来的势力,看来有点神秘啊!

  想了想,杨奇笑着说道:“看来你是另有深意啊!邀请我看拳赛是假,让我查一下天山庄园背后的势力才是真吧!”

  “呵呵!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杨先生,我确实有这个意思,不过,这也是为了共同的利益啊!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如果是颗炸弹,还是要尽快的产出,您说对吧!”薛惊飞笑着说道。

  “恩!有理!那就去看一看吧!”杨奇答应了下来,薛惊飞说得对,要是这天山庄园真的与四大家族有关系,那还是尽早除去的好,以免到时候有不必要的麻烦。

  “那好!到时候我去接您!”薛惊飞说道。

  “不用了,你把地址发给我就好了,到时候我自己过去,对了,我让你查徐婉的事,有什么进展吗?”杨奇问道。

  “已经查到了,我一会把地址一块发给您,对了,我得到消息,王天宇邀请了徐婉一起去观看拳赛,只是不知道徐小姐会不会答应。”薛惊飞回答道。

  恩?徐婉也可能会去吗?那样的话,倒是省了不少事,杨奇皱着眉头问道:“王天宇还有心思去看拳赛吗?他现在不是应该上愁散股的事吗?”

  “是这样的,我告诉王翰了,让他秘密收购散股,打王天宇一个措手不及,这样胜算才会更大一些,所以,现在王天宇还没有感觉出异样。”薛惊飞解释道。

  原来如此,杨奇点点头,想道,薛惊飞不愧是老谋深算啊!和他比起来,王天宇稚嫩的就像是一个小孩,天壤之别。

  挂了电话之后,杨奇看了看时间,现在不过十点钟,距离地下拳赛还有很长时间,他起床洗漱,准备去吃点东西,从昨天到现在,他可是一米未食,肚子早就空了。

  收拾好了之后,杨奇打开房门,还没等出去,一道倩影就倒了进来,杨奇吓了一跳,低头一看,竟然是花魁樊羽。

  “你这么在这啊!”杨奇惊呼着问道,花魁揉了揉眼睛,看到杨奇,兴奋的站了起来,“主……奇哥,您醒啦,早上好,想吃什么,我给您做早饭。”

  杨奇没接樊羽的话,惊愕的问道:“你不会是在门口睡了一夜吧!”

  樊羽点点头,“是啊!我要保护奇哥的安全,这是我的职责!”

  听到樊羽的话,杨奇翻了翻白眼,一阵无语,心道,以咱两的实力,谁保护谁啊!

  “奇哥,您是不是饿了,想吃什么?我帮您做!”樊羽微笑着说道。

  杨奇看着樊羽可爱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丫头还真是傻的可以啊!他不禁对樊羽产生了很大的好感,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我们出去吃吧!”

  樊羽倔强的摇了摇头,“不行!照顾您的饮食起居是我的责任,我做饭很好吃的。”

  “呵呵!你做饭再好吃也没用啊!我们现在是住旅馆,没有厨房的,等回林海市吧!到时候一定尝尝你的手艺。”杨奇轻笑道。

  樊羽看了看房间的构造,见确实没有厨房,这才不甘心的点点头,“那好吧!等回家之后,您一定要尝尝我的手艺啊!”

  “一定!”杨奇点点头,而后带着樊羽离开宾馆,杨奇到前台直接把两个房间都退了,他决定找一个五星级酒店开一间豪华套房,里面房间多,这样就可以让樊羽与自己住在一起了。

  看到樊羽如此执着,杨奇也不忍心她每天都在门口守着自己,两人打出,直接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这里也有吃的,杨奇先到前台开了一个总统套房,而后带着樊羽去楼上吃饭,刚走两步,就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

  “什么!总统套房没有了!你跟我开玩笑吧!那个乞丐开得起这么好的房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