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嫂重生记 > 第两千一百二十四章+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打算

第两千一百二十四章+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打算

  刚开始写,俩小时之后更换好啊,请见谅,谢谢。

  ……

  “韩子禾”没想到,自己就是这随意飘飘而已,没想到竟借着风力给跑出去咯!

  她以为自己只能在湛湛跟韩品身边儿打转呢!

  “韩子禾”:“……”这就是懒惰局限可能咯!

  兴奋之极的她,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错过了看老幺跟林白衣汇报呢!

  这会儿,她好像……有看到个熟人。

  “韩子麦?!”

  这是这个世界里的三姐。

  “韩子禾”在自己记忆里,好像很久没有见到这个姐姐咯。

  或者说,自从随军之后,她就跟这个向来不大对付的姐姐很少联系,就连那个韩品,也是她大哥送给她跟前儿的。

  要不是大哥精力不济,她不会轻易就将这孩子接到身边儿充作儿子养的。

  想到这儿,她不禁好奇咯——这里的韩子禾,或者说,之前在她意识里出现的那个孩子,收养外甥韩品充作儿子的理由是啥?会不会和她缘由很像?

  虽然好奇,但是“韩子禾”很清楚,以她意识海里出现的那个饿韩子禾的性格,很可能跟她收养韩品的理由大不同。

  不过不管理由究竟为何,韩子麦生而不肯养的态度,应该都差不多,要不然韩品也不可能到这里的韩子禾家里来。

  想到这儿,“韩子禾”对这个姐姐的态度,又不客气了很多呢。

  不过这里这个韩子麦显然不清楚还有“韩子禾”在这儿看着她。

  而这时的她啊,好像看起来呢……有些紧张啊?

  “像是在等啥人?!”“韩子禾”本来的厌恶情绪在意识到这个可能之后,忽然好奇起来。

  她这人好奇心虽然不是很强,但是,只要好奇起来,她自己都不能够控制呢。

  “我可真没见过她紧张到这种程度的时候。”虽然她记忆里那个三姐经常嘴欠,但是,需要承认的是,她这心理素质,要好过很多人。

  “所以,到底是谁能让这样的韩子麦紧张成这样?呵呵呵,那人……可真有本事呢!”“韩子禾”自己都不清楚,她这会儿眼里都充斥着笑意诶。

  “嗯?”“韩子禾”好奇归好奇,但是看韩子麦现在的表现,其实也不禁为她狠狠的捏把汗呢,她虽想看热闹,但是也认真的打量好这里的环境,默默琢磨着若是韩子麦遇到危险后,她该怎办做才能帮到对方。

  “只可惜我空有数不清的办法,但是,根本没办法实际用起来啊!”

  “韩子禾”努力试很久,都找不到可以引起外界反应的方法。

  “要是还不可以,说不定就要跟她行动咯!”“韩子禾”只能这般安慰她自己。

  韩子禾时不时看看自己手腕上的表,看那样子应该是应约者迟到咯。

  “韩子禾”沉默的看着,心说,最好别应约啊!

  要是对方不到,说不定,对韩子禾而言,还是好事儿呢!

  “韩子禾”这想的挺好,可是,韩子麦约的人到底还是如约而至。

  “???”韩子麦约见的人是她自己的丈夫?

  “韩子禾”琢磨着,自己可能有些……懵呢!

  说起来,就算老夫老妻,想要浪漫浪漫,也是常有之事。

  但问题是,老夫妻见面……至于这般紧张?

  “看来要靠的更近些才好!”“韩子禾”很好奇韩子麦跟她这个三姐夫这是啥想法。

  “你怎么这般晚?”韩子麦刚看见丈夫,就是一顿抱怨。

  她丈夫看起来好像比她还紧张呢:“你以为我想啊…………”

  “你要是不想……”

  “你能小声不?”她丈夫捂了韩子麦嘴巴一下,然后小心的看看周遭,见好像每人注意到他们,顿时松口气,说,“咱找个地方说。”

  他说着话,眼睛不停的在附近扫描,很快,他看上了一间室外咖啡店。

  “就到那里说!”

  大概是因为现在是工作时间,所以,有时间在外面喝咖啡的人很少。

  本来,室外的客人就零零散散的几桌而已,等到韩子麦和她丈夫找到合适的位置走过去,就又有一桌客人站起来走咯。

  “还挺警惕的!”“韩子禾”越是看他们这般,越是想要探探究竟。

  “你快说,这次的安排还好不?”韩子麦刚坐好就想问问情况。

  “你……”她丈夫本来想提醒她等会儿问,服务生就拿着菜单走过来咯。

  “请问您们想品尝哪种咖啡?”

  “咖啡就算咯,给我们来两份咖啡蛋糕和果汁就好。”

  来这里不点些东西是不可能的,哪怕他跟子麦都不很喜欢零食。

  “好,请稍等。”

  服务生好容易远离他们,韩子麦忍不住,就又想要扯她丈夫的衣袖。

  “你能不能沉稳些呢!”她丈夫无奈说,“你能不能等蛋糕和果汁上齐之后,再问呢!若是现在就说,你认为会不会让服务生打断呢?”

  “我这不是心急?!”

  韩子麦让丈夫给说的有些赧然。

  她紧张的不停攥拳,好像这样就可以将她紧张的情绪减轻一些。

  “先生女士,您们之前点好的咖啡蛋糕和果汁上齐了……请慢用。”

  服务生的速度不算慢,根本没有让这韩子麦跟她丈夫等待很久。

  只不过韩子麦自己心里有事情,所以,好像显得这段时间很是漫长。

  “好咯,这次可以说咯?”韩子麦迫不及待拽着她丈夫胳膊,说,“你认为那人好不好?”

  “这……好,是不可能太好,毕竟想要找个上门女婿,你说条件能好多少?”韩子麦的丈夫捏起蛋糕上点缀的果子放到嘴里,说,“对方家庭条件很定很宽裕,但是,女方自己的条件就有些让人不忍直视。”

  “这话怎么说呢?”

  韩子麦紧张问。

  她丈夫叹气说:“要说那小模样是真好,身材也很不错,就是脾气不太好啊。”

  “脾气?!就这点儿问题?”韩子麦顿时松口气,用不以为然的态度说,“就算脾气不太好咯,可对方,到底是女娃娃,你说她拿脾气能够差到哪里呢!”

  “呵呵。”她丈夫闻言后,立刻给她个“你可真啥啊”的视线后,说,“你这般认为,完全是因为你见识少呢!”

  ……

  “韩子禾”没想到,自己就是这随意飘飘而已,没想到竟借着风力给跑出去咯!

  她以为自己只能在湛湛跟韩品身边儿打转呢!

  “韩子禾”:“……”这就是懒惰局限可能咯!

  兴奋之极的她,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错过了看老幺跟林白衣汇报呢!

  这会儿,她好像……有看到个熟人。

  “韩子麦?!”

  这是这个世界里的三姐。

  “韩子禾”在自己记忆里,好像很久没有见到这个姐姐咯。

  或者说,自从随军之后,她就跟这个向来不大对付的姐姐很少联系,就连那个韩品,也是她大哥送给她跟前儿的。

  要不是大哥精力不济,她不会轻易就将这孩子接到身边儿充作儿子养的。

  想到这儿,她不禁好奇咯——这里的韩子禾,或者说,之前在她意识里出现的那个孩子,收养外甥韩品充作儿子的理由是啥?会不会和她缘由很像?

  虽然好奇,但是“韩子禾”很清楚,以她意识海里出现的那个饿韩子禾的性格,很可能跟她收养韩品的理由大不同。

  不过不管理由究竟为何,韩子麦生而不肯养的态度,应该都差不多,要不然韩品也不可能到这里的韩子禾家里来。

  想到这儿,“韩子禾”对这个姐姐的态度,又不客气了很多呢。

  不过这里这个韩子麦显然不清楚还有“韩子禾”在这儿看着她。

  而这时的她啊,好像看起来呢……有些紧张啊?

  “像是在等啥人?!”“韩子禾”本来的厌恶情绪在意识到这个可能之后,忽然好奇起来。

  她这人好奇心虽然不是很强,但是,只要好奇起来,她自己都不能够控制呢。

  “我可真没见过她紧张到这种程度的时候。”虽然她记忆里那个三姐经常嘴欠,但是,需要承认的是,她这心理素质,要好过很多人。

  “所以,到底是谁能让这样的韩子麦紧张成这样?呵呵呵,那人……可真有本事呢!”“韩子禾”自己都不清楚,她这会儿眼里都充斥着笑意诶。

  “嗯?”“韩子禾”好奇归好奇,但是看韩子麦现在的表现,其实也不禁为她狠狠的捏把汗呢,她虽想看热闹,但是也认真的打量好这里的环境,默默琢磨着若是韩子麦遇到危险后,她该怎办做才能帮到对方。

  “只可惜我空有数不清的办法,但是,根本没办法实际用起来啊!”

  “韩子禾”努力试很久,都找不到可以引起外界反应的方法。

  “要是还不可以,说不定就要跟她行动咯!”“韩子禾”只能这般安慰她自己。

  韩子禾时不时看看自己手腕上的表,看那样子应该是应约者迟到咯。

  “韩子禾”沉默的看着,心说,最好别应约啊!

  要是对方不到,说不定,对韩子禾而言,还是好事儿呢!

  “韩子禾”这想的挺好,可是,韩子麦约的人到底还是如约而至。

  “???”韩子麦约见的人是她自己的丈夫?

  “韩子禾”琢磨着,自己可能有些……懵呢!

  说起来,就算老夫老妻,想要浪漫浪漫,也是常有之事。

  但问题是,老夫妻见面……至于这般紧张?

  “看来要靠的更近些才好!”“韩子禾”很好奇韩子麦跟她这个三姐夫这是啥想法。

  “你怎么这般晚?”韩子麦刚看见丈夫,就是一顿抱怨。

  她丈夫看起来好像比她还紧张呢:“你以为我想啊…………”

  “你要是不想……”

  “你能小声不?”她丈夫捂了韩子麦嘴巴一下,然后小心的看看周遭,见好像每人注意到他们,顿时松口气,说,“咱找个地方说。”

  他说着话,眼睛不停的在附近扫描,很快,他看上了一间室外咖啡店。

  “就到那里说!”

  大概是因为现在是工作时间,所以,有时间在外面喝咖啡的人很少。

  本来,室外的客人就零零散散的几桌而已,等到韩子麦和她丈夫找到合适的位置走过去,就又有一桌客人站起来走咯。

  “还挺警惕的!”“韩子禾”越是看他们这般,越是想要探探究竟。

  “你快说,这次的安排还好不?”韩子麦刚坐好就想问问情况。

  “你……”她丈夫本来想提醒她等会儿问,服务生就拿着菜单走过来咯。

  “请问您们想品尝哪种咖啡?”

  “咖啡就算咯,给我们来两份咖啡蛋糕和果汁就好。”

  来这里不点些东西是不可能的,哪怕他跟子麦都不很喜欢零食。

  “好,请稍等。”

  服务生好容易远离他们,韩子麦忍不住,就又想要扯她丈夫的衣袖。

  “你能不能沉稳些呢!”她丈夫无奈说,“你能不能等蛋糕和果汁上齐之后,再问呢!若是现在就说,你认为会不会让服务生打断呢?”

  “我这不是心急?!”

  韩子麦让丈夫给说的有些赧然。

  她紧张的不停攥拳,好像这样就可以将她紧张的情绪减轻一些。

  “先生女士,您们之前点好的咖啡蛋糕和果汁上齐了……请慢用。”

  服务生的速度不算慢,根本没有让这韩子麦跟她丈夫等待很久。

  只不过韩子麦自己心里有事情,所以,好像显得这段时间很是漫长。

  “好咯,这次可以说咯?”韩子麦迫不及待拽着她丈夫胳膊,说,“你认为那人好不好?”

  “这……好,是不可能太好,毕竟想要找个上门女婿,你说条件能好多少?”韩子麦的丈夫捏起蛋糕上点缀的果子放到嘴里,说,“对方家庭条件很定很宽裕,但是,女方自己的条件就有些让人不忍直视。”

  “这话怎么说呢?”

  韩子麦紧张问。

  她丈夫叹气说:“要说那小模样是真好,身材也很不错,就是脾气不太好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