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一千六十一章 榴笙傲籁

第一千六十一章 榴笙傲籁

  轰隆!

  天命球从天而降,砸向千受里剑,“贱人,你想夺我铜盘,死不足惜。”

  哇哇哇,天命球之中,有虫子的尖锐啼哭声传出去。赫然是天命蝉在悲嚎,它虽然完全臣服于铜子蚣,可还是拥有自己的意识。

  叮的一声,女剑仙手里的铜戒发出轻响,旋即,绚光迸舞,扩散而出,像是潮水起于九千丈深渊之下,拍向天命球。

  铜戒与铜盘都出自绿阳真人之手,材料都是一样的。

  可天命球则不然,它的本体是天命蝉,与绿阳真人并无关系。

  蓬蓬蓬!光雨缤纷,飚射而出,那些从铜戒之中付出去的绚光,都被天命球给冲开了,化为光雨,洒向大地。

  而天命蝉还在哀嚎,像是在为自己的不幸感到惋惜。

  “我虽然无奈,可只能效命于铜子蚣,悲哀啊。”天命蝉心道,呜呜呜,悲风怒嚎,化为风刃,斩落下去,劈向千受里剑。

  铜子蚣冷眼旁观,并道:“千受里剑,你可以去死了。”

  这尊铜人很忌惮千受一族的女剑仙,甚至不惜毁去天命球,也要将千受里剑斩去。

  轰!

  天命球四周,纯净的白色气浪在掀舞,迸起数万丈高,天命之力如同高悬于九天之上的瀑布,陡然涌下。

  “主人,你这是……”天命蝉惊慌道,因为它发现天命球在燃烧。

  “哈哈哈。”铜子蚣大笑,“我会万物皆可盘大神通,天命蝉尚且能盘成天命球,你虽然珍贵,可并不是不可替代。”

  千受里剑道:“好个铜子蚣,除你之外的铜人都死了,是他们没用。你比死掉的十七个铜人厉害多了。”

  呼。

  只见女剑仙一翻手,金光迸起,橘子,一颗橘子出现了。

  相传,千受里剑的本命之器就是橘子。而且之前,她的一颗橘子被毁掉了,不知这颗橘子里面是否是空的。

  “天命蝉好歹也是有名的虫子,不能浪费。”千受里剑道。

  话落,女剑仙抛出橘子,登时,那橘子迎风即长,化为金色的橘山,橘里橘气的,让人望而生畏。

  哗啦,从天而降的白色气浪,扫在橘山之上,犹如骇浪拍击暗礁,声势浩荡。嗤嗤嗤,嗤嗤嗤,白色的气浪很快湮灭,都被金光给涤荡一空。

  大橘之力。

  是大橘之力将白色的气浪覆灭了。

  “呵呵。”铜子蚣冷笑道,“看来这个橘子不简单。”

  呼!

  铜子蚣秀发飞扬,甩了出去,每一根秀发都刺向天空,去捕获千受里剑。而且在铜子蚣的秀发山,还有红色的火焰缠绕着,是红尘之焰。

  “不要,我不要死!”另外一边,天命蝉吼道,它不想维持天命球的形态,可惜单凭它的能力还做不到,身体受制于铜子蚣以及铜盘。“可恶,我都投降了,为何还这样待我。”

  “因为你的价值不够。”女剑仙冷笑道,“所以你才会被铜子蚣舍弃了。”

  轰隆!

  金色的大橘之力狠狠撞向燃烧的天命球,登时,空间崩塌,无数裂痕迸绽,而数万个火球飞射而出,将天空都给烧成了金红色。

  咔嚓咔嚓,炸裂声传出。天命球的内部在解体、碎裂,很快就蔓延到外部,此时,天命球之上,裂纹无数,像是蛛网。

  轰!

  橘山向上撞了过去,如同共工撞向不周山。砰的一声巨响,天命球彻底炸开,化为数十万残片,每一块残片都在燃烧。

  然而纯净的天命之力却向下涌去,汇聚天命之河,被那金色的橘山给吞噬了。这才是千受里剑的目的,让她的橘子吸纳天命蝉的毕生之力。

  天命蝉也不过如此,女剑仙与铜子蚣暗道,他们都不觉得可惜。

  死了就死了吧,只能说明天命蝉的利用价值尽了。

  哧哧哧,哧哧哧!

  数万根秀发向女剑仙刺来,而头发上附着的红尘之焰,来势汹涌,将空间都给焚烧化了。

  “血如来的种子尚且不怕你的红尘之力,我岂会担忧。”千受里剑忽然冷笑道。

  锵!锵!锵!锵!剑鸣铮铮,响彻九霄,而女剑仙像是一柄出鞘的神剑,她五指向前抓摄,将铜子蚣的秀发都给聚集成一束,像是红色的锁链一般。

  然而,那束头发却被女剑仙给抓在手里,牢固异常,她绝不会放手的。

  每一根头发上都有红尘之焰,而数百根聚在一起,火光滔天,焚烧苍穹,让大地也变得炽热起来,目叶城外,早已成了废墟。

  可这次,女剑仙的手并没被烧掉,就连一点皮都没烧焦。

  只是,女剑仙的脸变了,又变成了千受小橘的脸,她儿子的脸。这具身体本就是女剑仙夺取了儿子的躯壳所致。

  “断!”

  忽然,千受里剑淡淡道,千受小橘的脸一阵扭曲,再度变为女剑仙的脸。与此同时,她手里的那束头发,崩!崩!崩!崩!尽数炸开,上面的红尘之焰被一枚剑符给摄走了。

  剑符,只有梧桐叶大的剑符悬在女剑仙上方,正是此符吸纳了周围的红尘之焰。

  嗡!

  剑符像是红色的玉符,温度骤然升高,而剑气内敛,并没散出任何一丝。所以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铜子蚣吼道:“那是什么剑符。”

  千受里剑道:“要你命的剑符。”

  呼!呼!呼……

  又有几束头发飞扫而来,它们都有九百根头发丝凝聚在一起,散发着滔天凶威,而且红尘之焰更为炽烈,除此之外,还有天命之力也隐在其中。因为铜子蚣早已炼化了《天命引》。

  锵的一声,剑符迸开万丈高的光芒,照亮千里方圆,扫清滚滚红尘。砰砰砰,五束头发炸开,化为齑粉,抛扬开来。而红尘之焰,依旧毫无例外,再次被剑符攫取一空,那剑符像是无底黑洞,仿佛能吞噬一切。

  哧!哧!哧!

  几近纯银色的天命之力,陡然扫至,劈向剑符,并且撕开了剑符之外的剑风。

  当!当!当当当!天命之力犹如雨打浮萍,扫落在剑符之上。而剑符飘摇不定,剑气如同火山,陡然迸出,几乎是在瞬间,荡清一切天命之力。

  “噗。”

  铜子蚣一口老血飙出千丈,“女人,你破了我的红尘之焰!并且毁我秀发。”

  千受里剑一指点出,叮的一声,指尖陡然刺在剑符之上,登时,剑吟大作,吼啸诸天。而远处,铜子蚣的秀发,全都炸开,无一幸免,都化为光屑,被铜盘给吸收了。为红尘之焰亦被铜子蚣自己吃掉了,他可不愿再便宜女剑仙。

  “你的三十二块兄大肌不错。”女剑仙忽然赞叹道,她像是在欣赏艺术品。要知道,此女的眼力不差,艺术品位更是不同凡响。

  铜子蚣虽然被夸奖了,可一点也不开心。

  “只能用我从帝狗王那里夺来的兄贵之力了吗。”铜子蚣暗道。

  咚,咚,咚!

  铜子蚣的三十二块兄大肌都在幌动,发出隆隆巨响,而磅礴的兄贵之力,遽然而出,如洪流冲开千里堤岸,势不可挡。

  千受里剑冷笑不已,随即,橘山从天降下。登时,大橘之力向下涌去,放佛是金色的海洋,恣意迸涌,与兄贵之力相撞。轰隆隆,天崩地裂,山河塌陷。

  然而兄贵之力明显不敌大橘之力,被其覆盖,又被蚕食,几个呼吸之后,再无任何兄贵之力,只有纯正的大橘之力,如汪洋般迸起,浩瀚无边,可吞噬日月,像是亘古永存,摄人心魄。

  呼!

  铜子蚣被金色的大橘之力所吸引,身体不受控制,倏然遁出,却是射向橘山。

  滑稽。铜子蚣吼道,“我怎有可能被大橘之力给吸引。橘里橘气的,当被我所厌恶才对。”

  呼!

  铜盘怒旋而出,斩开大橘之力,向前冲去,分明是要斩了橘山。

  在那盘子里,有一团红光在跳动,红光之中还有一座山。不同于橘山,红光之中的山闪烁着清圣的光辉,像是神圣之山,凡人只可跪拜,而不能靠近。

  千受里剑也觉得不妥,锵!锵!锵!剑符陡然疾幌,剑之涟漪,一圈圈荡开,斩向了铜盘。橘山可以毁掉,可女剑仙的威严不容挑衅。

  天命所归,化而为山。宏大的声音响彻起来。接着,铜盘之中的那团红光迸爆,炸裂,一朵朵红莲怒旋而出。

  千朵红莲,它们一起簇拥着一座山,即是天命之山。

  轰!轰!轰!

  剑符所荡开的涟漪,陡然扫至,与红莲相撞,激起数千丈高的剑浪,能量狂涛四下迸扫。可是红莲并未碎掉,它们都被天命之山守护着,蒙了一层神圣的光芒。反倒是剑之涟漪,犹如纸糊的,不堪一击。

  “什么大橘之力,橘山,在我的天命之山面前,都是废物。”铜子蚣喝道。

  “是《天命引》所化的山吗,而那些红莲则是红尘孽力所化。”千受里剑冷静道。

  “贱人,你什么都知道,可惜什么都阻止不了。”铜子蚣道,“《天命引》的价值要比天命蝉重要多了,所以我才肯牺牲天命蝉,留住这本古经。”

  轰隆。

  天命之山撞向橘山,登时,祥瑞之气,迸扬千百里,而兄贵之力卷土重来,吞噬了大橘之力。

  咔嚓一声,橘山竟然有一道裂痕迸炸开来,登时,橘光涣散,大橘不妙。而天命之山轻轻一荡,千朵红莲同时旋出,好像是锯齿之轮,斩向橘山以及参与的大橘之力。

  砰砰砰,炸声不绝。好端端的一座橘山,几乎是在刹那之间,化为尘埃,不复存在,它甚至没来得及变回橘子。

  “这橘子也不凡,可终究不是女剑仙的本命之器。”铜子蚣道。

  “你想见我的本命之橘,大概没机会了。”千受里剑道,“因为你太卑微,太鄙贱,无缘得见。”

  “贱人,你只能逞口舌之利吗。”铜子蚣不屑道,“我一向看不起女人,你大概知道原因了,因为你们既傲慢又无知。”

  轰隆隆,天命之山陡然撞向女剑仙,而一千朵红莲再次汇合,跟随着天命之山,一起行动。

  刷!刷!刷!每一朵红莲都绽放万丈高的光瀑,人道红尘万丈。

  “难道你还没发现吗。”忽然,千受里剑忍不住大笑,“铜盘被我收走了,铜子蚣,你还沉浸在过去之中。”

  “什么,铜盘被你收走了!你说谎,因为盘子就在……”铜子蚣骇然道。

  铜盘就在我手里啊。这尊铜人低下头来,愕然发现,手中再无盘子,他抓着的是一枚剑丸,红色的剑丸。砰的一声,剑丸炸开,几乎炸掉铜子蚣的整个手掌。

  “愚蠢的东西。”千受里剑再道,“你看不清真相,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

  叮的一声,女剑仙的铜戒指与铜盘相撞,登时,铜盘之中,器灵留下来的诸多禁制以及大阵,都被剑气给绞碎了不复存在。“这不是很容易吗,毫无难度,我都觉得无趣了。”千受里剑再道,“铜子蚣,你还是让我失望了。”

  轰!轰!轰!万丈红尘,陡然落下,犹如神州之柱,瞬间崩塌,而且还是一千道神柱。红色的火光滔天,焚烧天地,蒸煮江河湖海。“贱人,你侥幸拿到了铜盘,依旧不是我的对手。而且你不能通过它控制我,因为我与铜盘可以独立存在。”铜子蚣咆哮道,他怒气冲天,恨不能马上杀掉女剑仙。

  千受里剑神不知鬼不觉,盗走了铜盘,这对铜子蚣来说无异于天大的侮辱。

  可恶可恶,可恶啊。铜子蚣咆哮连连。他的三十二块兄大肌都在有韵律的震迸,催促万丈红尘,撞向女剑仙,将其化为灰烬。

  否则铜子蚣的怒火难以消失。

  嗡的一声震响,遽然间,女剑仙上方的那枚剑符开始迸荡,剑气不再内敛,飚射而出,贯穿苍穹,刺向九幽,剑光扫荡十九州。

  蓬!蓬!蓬!蓬!万丈红尘,陡然炸开,或被剑气斩碎,或被吞噬,或被劈断。

  “我来这里的并非本体,而我甚至不用本命之器,就能杀掉你,铜子蚣,因为你太可怜,太不幸了。”千受里剑道。

  :。: